您现在的位置: > 心理学思考与交流 > 青少年心理 > 熊玲:乖孩子的三张脸

熊玲:乖孩子的三张脸

作者:xiongling  发布于:2015-06-22 10:38:49

——论完美犯罪的精神动力学(六)

 

关键词:乖孩子,攻击性压抑,抚养人,无意识犯罪

 

(一)关于乖孩子的说法

人们对乖的定义是外形好看、性情可爱、逗人喜欢。那么乖孩子的含义自然就是内外在都令人喜欢的可爱。

这里想说的乖孩子,首先是青春期的孩子。他们被公认的乖表现是:听父母话,脾气好,做事认真,自觉自律,不惹是生非。

常见,父母对自己的乖孩子的心态:欣喜或满足,比较放心却也千万小心的爱护和要求,在人前是说得出口的夸耀。父母对自己不够乖的孩子的心态:恨铁不成钢的恼怒“你看看张阿姨的某某(乖孩子)多有出息,看看你有多么不争气”,在人前谈论起孩子感觉自己矮了一截似的。

据说,中国文化盛出乖孩子,也定会在孩子10几岁时出现叛逆,甚至把青春期定位叛逆期。叛逆本身说明现实关系的扭曲性。冉云飞的《比傻帝国》里有一篇“一个没有童年的民族”,论述了一个民族在专制体制下,其童真情趣是如何集体性地被封杀泯灭。试想,一个没有童年的民族,有多少成年人有过自己的童年,有过属于自己的梦想呢?

有许多关于“目前的中国孩子为什么没有童年”的论述,大致的观点是:“对于中国人,教养人注重的是灌输知识,而不是让学生真正懂得学知识的方法生存的技巧处世为人的道理。中国本是礼仪大国,不得不说这是一种悲哀。由于孩子的全部精力都放在了学习上,他们所学到的都是前人的经验,而没有自己亲身实践,这样一来束缚了孩子,使他们的童年都活在题海之中

人成为社会人的关键期有三段:婴儿期(018个月);儿童期(2岁10岁);青春期(1118岁)。青春期的乖孩子,有一部分,他们自小到大一直都很乖;有一部分,他们的童年很乖,而他们的现在,要么很不乖(在父母眼里,完全不像过去那么可爱,变得逆反、暴躁、爱哭、撒谎…),要么介于乖与不乖之间的怪异(在父母眼里,不像过去那么听话、活泼,变得低沉、拖延、被动服从…)。这些长大了的乖孩子,反倒令父母头疼或伤心欲绝,孩子是怎么啦?

总之,我们在很多来接受心理咨询的青春期孩子中,发现他们是曾经很乖如今却很不快乐的孩子。且发现,这些不快乐的乖孩子身上,分别或同时有三张面孔:平和,抑郁,谜茫。而这三张脸,均是从小时候开始,其父母或抚养人在他们身上一笔一划勾勒出来的。我想说,那N多“一笔”象征抚养人的观念和意志,N多“一划”象征抚养人的情绪和态度;而那N多N多的“一笔一划”里隐含了抚养人无意识的迫害动机。

      

    (二)乖孩子的三张脸

第一张脸:平和

这个平和不是“淡泊”的宁静,是无奈的淡然。描述一下这张脸:表情淡定,或微笑,或没笑容;他们的情绪状态是稳定的平和,甚至从不发情绪。与人相处时,随和,不多言或健谈,不拒绝请求。他们的个性里多有回避、温顺、服从、依赖他人的认同,需要抉择时,显得随便、接纳度大。这类平和的孩子,当走向社会时,发现自己感受着极不平静的感受……简要说,他们过去是好脾气,如今是脾气糟。

例:Y即将大学毕业,纠结于考研继续读书,还是进入父亲的企业工作?进家族企业有种种好处,是大多数人的意见,不想进,是自己不喜欢经商,想自己走出一条路。但Y不知自己喜欢什么,拒绝父母意愿又担心父母伤心。他说:目前的选择焦虑是表象,自大二以来,感觉自己内心很多冲突,想得多,睡不好,情绪很不稳定,担心自己哪天情绪失控“疯了”。陪同他来咨询的母亲说:孩子从小就很乖,性情平和,不知为什么他像变了个人,我们都不敢跟他说什么,生怕他发脾气。

从人格健康成长的角度,孩子在儿童期本该发展有的自我体验包括:被肯定被信任的自尊感,有满足好奇心之后的掌控感、胜任感、自豪感等,特别是孩子的情绪,是被允许展露和表达,那么他的情感世界就会是丰富而自信的。这些自我感的建立,必需抚养人在孩子的过去,实际给予了他们这些发展所需的环境条件。

平和的乖孩子,至少在关键期无缘这些自我体验。他们的平和,是缺乏自我个性,或掩埋脆弱自我的一种防御。

从许多Y这样的孩子的过去,发现他们的关系模式是——爱的控制与被控制。即,家庭充满着刻画“平和”的笔墨:担心和不允许。是父母对孩子的担心,产生了诸多不许:不许淘气不许逃学不许撒谎不许惹是生非……更夸张的有:不许悲伤也不许生气。说得好听就是,父母以千般努力只希望你阳光开朗,决不让你不开心。这一现象并非夸张,你稍留心会发现许多家长从不会与孩子情感互动,也不会给孩子自我处理情绪的机会,而是一旦孩子有负情绪,他们的反应很极端,要么一个劲地“哄”平情绪,要么“惩罚或恐吓”你不敢再有坏情绪。

Y就说过,他小时在遇到难过时,为不使父母担心,会把不快乐的情绪装在肚子里。有一个初三的女孩说:“我很讨厌母亲管我写作业,但我向她发脾气后,又后悔,觉得发脾气很不好。还觉得,人有欲望是件肮脏的事情。”听到她这个想法,我好一阵心凉。

却不知,平和的乖孩子对愤怒、厌恶、悲苦等情感会视为什么?但可以推测,他们会屏蔽坏感觉,或许会感觉不到这些情绪,或即便感觉到了坏情绪,也会因“肮脏”而隐忍,不去暴露它们。

任何一个人,能做到很自我地表达情感、拒绝要求、反抗他人…是需要能力和勇气的。这背后的动力来源,是人的攻击性本能。攻击性是伴随人成长的必然力量(注:正常的攻击性包括:对拥有的主动性竞争,对被威胁的正常反击)。如果孩子在性格形成的童年,当自我的兴趣或愿望遭遇挫败,不是由他人代劳,而是自己学会以正常的攻击性反应而规避,或化解,那么他就积累有承受和处理风险的经验能力,他的人格结构里就有堪称为“能力和勇气”的自我。

平和的乖孩子,是没有攻击性的。他们早期所受的教育是不允许“攻击或反击”的。严格讲,他们的抚养人或父母的内心,从小就是惧怕和拒绝“攻击”这个词,也不知道什么是成长所需的攻击性,一直以为“回避冲突,万事不争”的平和性格,才是好的。谁料,待孩子走入社会面临竞争或冲突时,才发现,那份平和遮掩不了他们无所适从的焦躁。

这能说明什么呢?只能说,那份平和象征了某些能力的停顿。用精神动力解释,看似完美的平和后面,有一部分动机来自被否认、被攻击的恐惧,“乖”恰能规避这些恐惧;一部分孩子的动力来自被接纳、被认同的强烈需要,“听话”能获取绝对的被认同。以至乖,成为了儿童无意识的引以骄傲(我好)的目标,也成为了父母教子的理所当然的标杆。

这里隐含的代价,是孩子性格中代表“能力和勇气”自我的丧失。从这一角度, 抚养人的“乖教育”无疑对儿童的成长是一种迫害。虽然是无意的。

想对父母说,如果你因孩子变得“不乖了”而伤心,那么你应觉醒:孩子过去的脾气好,实际是一种情感隔离,情绪被克制了的不正常表现。之所以如此,是你们那超好超大的付出(前面分析到的无意识动机)制约了孩子正常的攻击性、竞争性的发展。孩子如今的脾气糟,恰是一种情绪释放的必然现象。他的坏脾气是在呐喊——不想继续被你们的爱所绑架。

第二张脸:抑 郁

 

 

 

 

在乖孩子身上,常看到忧郁的脸庞:表情以忧虑苦闷为主,似有忧天下之忧的情怀;情绪状态是稳定的郁郁寡欢;性格倾内向、被动、隐忍、偏执、多愁善感。他们的童年,或许有被溺爱的甜蜜,或许有被遗弃的忧伤,或许有被迫的早熟…到青春期,他们像是老成的乖孩子,脸上写满了孤独的忧思。

例:某高二女孩,因强迫性思维和情绪失控而休学。她说她的内心像个情绪大包袱,里面装了三大情绪的发动机:①焦虑,来自对传统学习的不满与无奈;②愤怒,来自父母对我兴趣的干预、自己对时间管理的无能;③抑郁,对许多不满的内疚、对想做坏孩子的冲动的压制。

抑郁的核心是完美不能的失落。而完美不能,是对自我骄傲的挫败,其伤感与愤怒最终以攻击自我为出口。

以上面案例为解读。看出,这个乖孩子,是陷入在追求完美的途中,变得越发不完美的焦虑-抑郁循环。这个循环里,她体验着深深的丧失完美的焦虑甚至恐惧,以至迫使自己努力,以求完美。但在努力的过程中,不断感受到太多矛盾,如:她想继续做大家认同的成绩好、考个好大学,但又抵制学习,因讨厌传统教学;她想变得我行我素一点,却又害怕父母不开心;想放弃学业去发展自己爱好的写作,又恐没有未来。总之,她不能做自己真正想做的,而经验着自我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控制,很不自由。

抑郁的乖孩子,并不清楚那无形的被控制力量,源自他们内心求完美的超我。乖孩子的父母亦不自知,他们身上过强的超我(即理想自我,以及未实现的自我理想)自孩子出生后,就以其终身使命为动力,全力以赴地转嫁给孩子……孩子的抑郁,本身就告诉他已背负不了被转嫁的使命。

抑郁也是对哀伤情感的抑制。(超我部分)理想自我的形象,需要以各种努力以维护,伤感等负面情感都暗喻你过得不好,有损完美形象,因此也必须克制的。人际中,那些气质总是做作、端着的人,就是被理想自我所控的人。有些乖孩子,习惯性以好脾气(即不发情绪)而掩饰内心有损理想自我形象的担忧,因好脾气才是“人们心中一贯的乖孩子”。

部分乖孩子身上,过于明显的忧郁情感反应,已成为性格中的一项特征,成为遭逢挫败、失望时的常见反应,常孤立自己而不再与外界接触。他们的情绪是压抑,而不是以愤怒来表达,久之,这份被压抑的愤怒转化为了忧郁。严重者,常以自虐“释然”情绪,或以自杀彻底“了结”愤怒的抑郁。

比如,那些无法应对“不好”局面而跳江、跳楼的孩子,他们都是很难直面不好,很难表达坏情绪的乖孩子。当然这是极端情况下,孩子内心的超我以“我不完美”之由、以残忍的方式,毅然抹掉自己的个性,或除掉整个的自己。

孩子的自杀,是自我攻击的极端形式,但那是长时期攻击性压抑的总爆发。

 

第三张脸:迷 茫

 

 

 

 

 

我们知道,成熟的首要标志是对自我有稳定的认知,不会因别人的表扬而信心爆棚,也不会因别人的贬损而垂头丧气。

那么,对乖孩子的迷茫可这样来描述:他们的情绪状态是稳定的焦虑与抑郁的循环;表情上,没有笑容的眉头紧缩,或是没有表情的平静淡漠,像是少了情趣的老成,或是自我迷乱的早熟;个性里是胆怯、敏感、犹豫、拖延、患得患失。

例子:读研究生的男孩伟伟,从小到大成绩优秀,性格乖巧,近一年他被焦虑控制,忽然觉得不认识自己,感觉迷茫而恐慌。快毕业了却不知自己喜欢什么,可以干什么?也不知为哈,突然很厌恶学习但又怕这种感觉。他出现一些强迫性怪论: 我从哪里来的?我为什么要学习并不喜欢的专业?为什么……越想越想不通,越不想去想越想得厉害,他很害怕自己想疯了。

一种说不出口的精神痛苦也可以籍身体的受苦作为中介。除了各式各样的身体化症状外,孩子也可能发生意外事件,我们必须辨认出其中被虐、自我攻击与自我惩罚的意涵。除非受苦找到再现的支撑,让孩子能说出“这里好痛”,否则这苦是无可诉,也无可卸的。伟伟讲过,他自小对别人的不满或拒绝“说不出口”,不知道为什么。

首先我们看到,孩子内心是有负情绪、有拒绝他人想法的,但这些感受为何出不来?可以猜想,他畏惧自己真实的感受。经验告诉我们,若你不敢说出你很想说的东西,那一定是敏感到“很想”之后的危险。对乖孩子来说,不敢做真实的自己,一定被某个很厉害的声音所控,或被一个强大的他者所挟持。

伟伟的现象在许多人身上都有,特别是焦虑性的抑郁患者,他们即便处在优越的环境,却感受到的是威胁,即便收获的是成绩,但感觉是弱弱的兴奋,他们多的是对未知、未来无尽的忧思。

这些乖孩子的特性,实际是他们对自我方向的迷茫。对于我是谁、我的感受怎样、我该走向何方…都是迷茫的。

想说,迷茫是自主性压抑,以及自我辩解的不清;乖是对“缺乏自主性,以及自我辩解不清”的美丽光环,也叫对害怕不好,或没有自我的一种防御。这些结果的底层,是他们成长的关键期,正常的攻击性被压抑。

(注:在此文的“上”篇论述了:孩子应有的攻击性是形成独立,和自主能力的要素。乖孩子匮乏的自主自立,是他们早期的生成环境不具相关的养分。就像北级带,不可能生出风姿绰约的海棠或玫瑰。抚养人无意识的占有欲、控制欲像一股强劲催化剂,催眠了孩子本该有的创造力和自主性)。

 

担心是无意识的罪过   

抑郁和迷茫,这两张脸的背后有着相同的关系背景——抚养人的担心。

用一句话来概括这个背景:因为我们担心你的未来,所以我们做的一切都是为你好。在中国的家庭,这份关系背景的力量厚重如山。

抚养人全然不知“为你好”纯是他们自个的经验,而全然不顾孩子的感受和需要是什么,也没有让孩子自个去体验和调节行为的意识。比如,对5岁左右孩子的穿衣和吃饭(冷暖和饥饱的感知)的多少,父母完全以自以为的“正确”,决定或强制孩子该穿多少该吃多少。长期这样的抚养模式,孩子自然缺少了对冷暖,以及冷暖象征的爱恨意识的自我感受。

“为你好”是一个令孩子无法拒绝的爱,孩子无论怎样都只能接受父母的好意,“抗旨”意味你不乖。“为你好”几乎完美地掩盖了父母脆弱的自我,那个时时处于生怕他(其实是自己)不好的恐惧。

父母哪来那么多的“生怕”“担心”呢?这无疑,是父母的早期未获得过足够的认同与信任,或经验过种种不安的恐惧,比如,被禁忌的紧张,被否定、被惩罚的害怕等。

父母的担心会化成“为孩子好”的控制性付出:给你最好的物质条件,为你扫平成长路上的一切风险。这样一来,“担心”替换了对孩子的信任,和孩子的自我感受。“为你好”夺走了孩子学会担当和有胜任感的机会。

抑郁和迷茫的孩子,正是在被一路呵护下安稳地长大。对父母而言,那是他们无私的爱,对孩子的成长而言,那是受控的加害。因此说,抚养人“担心下的为你好”是披着完美外衣,干着转嫁自我焦虑、愿望、侵犯他人自主性的无意识罪过。

很多时候,我们看到那一张张乖孩子无助的脸庞,很无助很心疼。

前面例子,那个高三女孩的“对想做个坏孩子的冲动的抑制”,和那个读研的男孩的“我好想做一次坏事”,诠释了乖与坏在孩子心中敌对的感受,乖意味着被认同的好,坏意味着不被喜欢的排斥。但我们都心知肚明:乖孩子的乖是配合或迎合大人需求,是满足他人的需要,而孩子的不乖,是抗拒他人,满足自己的需要。我想说,乖孩子的不乖,才是正常的攻击性体现,是他真是自我的表现

我们常看到,青春期孩子在重要考试时,不是犯头痛病就是爱拉肚子,或总会找个茬“爱”转学,或一进家就掉进网络世界…这些都是一种攻击性压抑的表现,或说是对父母、对权威控制的一种变相的反攻击。

因此值得父母反思的:童年为什么重要,父母你的人格态度为什么重要?最简单的理解,孩子的世界观是来自他者世界观的影响。如对“性”的感受和态度,是感受为被视为带脏的淫欲和耻辱,还是自然美好的人性所需?是取决抚养者的传授。孩子在没有是非判断的早期,你不断给予她什么理念他就记住和内化了什么,你持续互动给她什么情感与情感反应,她就体验和学会了什么情感和情感反应。

说形象点,乖孩子的抑郁这张脸,是父母身上抑郁素质的再现,“孩子长得像你”。乖孩子的迷茫之脸,是父母身上的强势反映,孩子的自信被削弱了,“他一点都不像你”。

再反思一点,假如“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万物”是世界之真理,那么,人成为成熟而有能力的社会人,一定得具备“三”一样的攻击性与创造力。因为这是一个人产生其他能力的基础,就像地基是房子的基础、船是航行的基础一样。最关键的,人只有在他幼年时的攻击性与创造力得到过保护和满足,才称得上拥有这份基础能力。可惜,我们在许多乖孩子身上,看到他们的那份基础性能力,早在童年时就被抚养者们“伟大的牺牲”给牺牲了。

结语:我们谈论了乖孩子的三张脸,或许乖孩子不止三张脸。俗话说“人上一百,形形色色”,即常人的社会面具颇多,是为应对复杂万变的社会。但,如果在一个孩子身上的面具太多,那犹如看不见的牢狱,他活得很不自在。作为父母,假如你有一个不快乐的乖孩子,就应该彻底反省,你们对孩子出手的“一笔一划”究竟如何?

 四川成都蓝天心理咨询机构  熊 玲   

 

熊玲相关文章:

 

 从孩子“拖沓”与“任性”中看父母的行为模

 亲子关系与命

 守护秘密好沉

 猫和老鼠的故事

 戒网瘾很难也很简单

 网瘾与网瘾背后的依赖情结

 青少年攻击行为——暴力的心理动力学意义

 解读青少年的另类暴力——沉溺杀手游戏

 谁让你不快乐

 害怕说“不”的心结

 关于“孩子减负,家长增‘素’”的思考(一)

 关于“孩子减负,家长增素”的思考(二)

 关于“孩子减负,家长增素”的思考(三)

   我暴食暴饮该咋

   我该如何振

   给心里的坎通条路

   痛苦的悖论

   你在为谁而活

   口才不好有根源吗

   你为谁而死

   做情绪的主人

   试论女孩化的男孩心

   谁杀了自信

   写给父母的话

 

|关于我们 |在线咨询|就诊预约|